当前位置:案件时空
关于被告人陈锋、李万雷、马军超、詹世雄、芦勇、包珈硕犯寻衅滋事罪一案
作者:贾伟亮 加入时间:2018-01-06 20:23:53.0 发布人:0 点击数:2743

关于被告人陈锋、李万雷、马军超、詹世雄、芦勇、包珈硕犯寻衅滋事罪一案

 

    关键词

寻衅滋事罪    故意毁坏财物罪   缓刑考验期  撤销缓刑    退赔       

裁判要点

    寻衅滋事罪还是故意毁坏财产罪的问题?二罪区别之处,最主要考量主观方面,寻衅滋事罪有逞强耍横,争狠斗气,从而实施随意殴打、追逐、拦截、恐吓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产,或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故意毁坏财物罪主观上主要以毁坏公、私财物为目的。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四十七条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指控:2016817日凌晨,被告人陈锋、李万雷、马军超、詹世雄、芦勇、包珈硕和马建威(另案处理)、王俊文(另案处理)、于嘉辉(另案处理),在奇台县吉布库镇至半截沟镇道路加宽工程施工现场,以威胁、恐吓、抢夺商砼车钥匙的方式多次阻拦奇台县鑫龙建筑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四辆商砼车钥匙卸载混凝土,致使混凝土凝固在车内,造成38立方米C30-2等级混凝土废弃。经鉴定,被毁坏财物价值25840元。

被告人陈锋、李万雷、马军超、詹世雄、芦勇、包珈硕被奇台县公安局民警传唤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被告人陈锋已赔偿被害人全部损失,并取得谅解。被告人陈锋、李万雷、马军超、詹世雄取得被害人谅解。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锋、李万雷、马军超、詹世雄、芦勇、包珈硕逞强耍横,无事生非、任意损毁他人财物,价值25840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陈锋、李万雷、马军超、詹世雄、芦勇、包珈硕共同故意实施犯罪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系共同犯罪。六被告人在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属于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马军超曾因故意犯罪判处有期徒刑,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罪的,应当撤销缓刑,数罪并罚;被告人李万雷、詹世雄、芦勇曾前科,可以酌定从重处罚;被告人陈锋赔偿了被害人的全部损失,且被告人陈锋、李万雷、马军超、詹世雄也取得谅解,可以酌定从轻处罚。

被告人陈锋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悔罪,但认为是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被告人陈锋辩护人对公诉指控的无异议,但认为,被告人陈锋与鑫龙公司发生纠纷事出有因,并非无中生有,发泄负面情绪;侵犯的财产是有针对性。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寻衅滋事罪,定性不准。被告人陈锋平常表现良好,事发后,与受害人积极协商赔偿,在其只有25840元损失的情况下,赔偿了200000元,取得了谅解,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万雷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自愿认罪、悔罪,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马军超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无异议。

被告人马军超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主观上看被告人马军超没有寻衅滋事的故意,也没有破坏社会秩序的动机;客观行为分析被告人马军超不属于无端滋事、无事生非、不是随意殴打他人,而是有明确原因;侵犯的客体是单一客体,即财产权,而不是公共秩序,故其不构成寻衅滋事罪。且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故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詹世雄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自愿认罪、悔罪。

被告人詹世雄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从主观方面来看,其主观上不存在向社会挑战,故意破坏社会公共秩序的行为;被告人陈锋系因商砼供货车在履行合同中遭到拒收,才找其他被告人讨个说法;从犯罪对象来看,寻衅滋事犯罪对象一般是不特定的,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和随意性,而故意毁损财物罪的犯罪对象一般是特定的;故被告人詹世雄不构成寻衅滋事罪,应认定为故意毁坏财物罪。量刑方面,被告人詹世雄属于从犯,认罪态度较好,且被害人的财产损失已得到了赔偿,并给予詹世雄谅解,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芦勇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自愿认罪。

被告人包珈硕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自愿认罪。

    裁判结果

日博官方网址_日博取款多久到账_日博官网地址于2017109日作出(2017)新2325刑初217号刑事判决书,判决:

一、被告人陈锋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二年;

二、被告人李万雷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缓刑二年;

三、撤销本院(2014)奇刑初字第156号刑事判决书对被告人马军超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的缓刑部分;被告人马军超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与原判刑罚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四、被告人詹世雄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十个月;

    五、被告人芦勇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八个月;

六、被告人包珈硕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六被告人及被告人陈锋、马军超、詹世雄的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均无异议,关于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六被告人是构成寻衅滋事罪还是故意毁坏财产罪的问题?二罪区别之处,最主要考量主观方面,寻衅滋事罪有逞强耍横,争狠斗气,从而实施随意殴打、追逐、拦截、恐吓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产,或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故意毁坏财物罪主观上主要以毁坏公、私财物为目的。本案被告人陈锋因施工方拒收其提供的商砼,不寻求合法的救济途径和解决方式,却让被告人李万雷纠集多人来到施工现场,对第三方奇台县鑫龙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的商砼车辆驾驶人员施以威胁、恐吓、抢夺商砼车钥匙的行为,明显主观上具有借自己人多势众,逞强耍横,争狠斗气的故意,这些行为也造成奇台县鑫龙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商砼车内的混凝土发生凝固,产生损失25840元的后果。故,本案六被告人的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罪的诸构成要件,公诉机关指控六被告人犯寻衅滋事罪的事实及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对被告人陈锋及其辩护人、被告人马军超的辩护人、詹世雄的辩护人关于罪名的辩解及辩护意见不予采信。被告人陈锋、李万雷、马军超、詹世雄、芦勇、包珈硕共同故意实施犯罪行为,系共同犯罪。

关于公诉机关认为六被告人在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属于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马军超曾因故意犯罪判处有期徒刑,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罪的,应当撤销缓刑,数罪并罚;被告人李万雷、詹世雄、芦勇曾前科,可以酌定从重处罚;被告人陈锋赔偿了被害人的全部损失,且被告人陈锋、李万雷、马军超、詹世雄也取得谅解,可以酌定从轻处罚。有庭审中公诉机关及被告人提供的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六被告人共同犯寻衅滋事罪,实施了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在实施该行为过程中系相互支撑、互相响应,不宜区分主从犯,故对辩护人有关于从犯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但在量刑时会综合各被告人行为的作用力大小,及结合其各自的量刑情节予以考虑。另,本案确系因合同履行中出现纠纷,属事出有因,且被害人的损失已得到多倍赔偿,应当在量刑时酌情考虑。

综上,根据被告人的犯罪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结合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及被告人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作出上述判决。

 

撰稿人:日博官方网址_日博取款多久到账_日博官网地址刑一庭   贾维亮

联系电话:15292596665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不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一条:判决宣告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被判犯罪分子又犯罪的,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18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75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1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2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5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1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